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115章:光阴如箭

第115章:光阴如箭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倪月事后派人去找过,再也没有找到人后,就封锁了消息,并发出信息,让长生门的人来处理善后。只是让倪月没有想到的是,长生门还没有处理好善后,秦寂言的人就带兵来到漠北。

“放心,我水性比你好。”脑子清醒了,顾千城也有调侃秦寂言的心情。

脚步很杂乱无章,依稀可以辨认出这脚印是男子的,应该是捕快上来过,除了脚印外,顾千城在角落里发现一块碎玉块。

“不……”君亦安急着要否定,可长生门的人却不给她机会,冷漠的打断她的话,“小姐,圣后还在等你回去复命。”

总共十八俱棺木,江家十七俱摆在一起,顾千城查完后,可以肯定江家人中没有凶手,凶手是一男一女。

“祖父,我说我是为顾家好,你信吗?”顾千城一脸平静,没有把老太爷的怒火放在心里。

“这于我们顾家有什么好处?”老太爷目光微沉,让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。

焦向笛之前曾派心腹送信,可人还没有走出大门,就被景炎的护卫发现,然后当着他的面将人活活打死。

顾千城连连点头,“这里就算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座雪峰,我们要一一去找人,根本不现实。与其寻找,不如让他们主动现身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武定抬头看向窗外,“天黑了,我们这个时候找回去也不安全。”顾千城身边只有一暗一明两个护卫,要是遇到什么事,他们根本保护不了顾千城。

“有个孤身的小兵,许是军中逃兵,兄弟们,上!”赵王派出来的探子,做普通农家子的打探,看上去虽然粗犷,可一时半刻还真不会把他们看成军人。

人虽多,可对方明显不是武家高手,顾千城倒没有多担心。

顾家的确是对不起顾千城,可顾千城难道就对得起顾家吗?

除了顾家与顾贵妃外,老皇帝最近也表现出,想让五皇子接触朝政的意思。老皇帝年纪大了,秦寂言下生死不明,对他打击极大,他最近总感觉处理政务有些力不从心,便想让五皇子代处理一些不重要的折子。

一次不忠,百次不容,像季家这种唯利试图,利益至上的家族,今天可以为了利益出卖大秦,明天为了求生,又可以向大秦出卖他的盟友。这样的家族,就是给他再多好处,有再多的利用价值,他也不会留。

顾千城从丫鬟手中接过一块帕子,开始检查孙妈妈脸、耳鼻、双手和颈脖处……

顾千城朝她点了点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有脑子的人都知道,秦王要是骑马的话,即使周身保护他的将士再多,危险也比在马车里大,可北齐人提了出来,要不答应那岂不是显得大秦秦王很没种?

那是她的事,她是成年了,她完全可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,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看着被移开的灶台,顾千城只觉得这通道莫名的熟悉……

言倾得到消息很快就赶了过来,顾千城原本想要下马车打个招呼,可想到这里人来人往,再加上程家的事要紧,顾千城便没有出去,只坐马车里等消息。

“怎么,有问题?”秦寂言挑眉反问。

“是。”暗卫示意亲兵留下来保护顾千城,他们负责解决忍者。

顾千城一问话,黑衣人立刻答道:“小人奉庄主之命,保护顾姑娘。”

圣女倪月对阵法略有研究,这也是她亲自前来的原因。

好在,虚庾庵的尼姑来的及时,平息了这场慌乱。

她们在虚庾庵几十年,就没有见到什么鬼,更不用提七孔流血的白骨。

“老大,我们完了,我们完了,我们要怎么办呀?我老婆儿子还在山上呢,我死不要紧,我死了他们怎么办?”一干土匪哭天喊地,像是死了娘一样

说话间,猪头六自己先跳上了小舟,“快,我们要走了。”

京中的消息秦寂言从来没有隐瞒顾千城,他知道的事顾千城都知道,看到顾千城愁眉苦脸为他担心,秦寂言心里欢喜,可又舍不得让顾千城担心,便给她解释了两句。

“兄弟们上,这可是一条大肥鱼,劫了这条大肥鱼,我们下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用愁。”

没有任何意外秦寂言又输了,不过这次只输了八个子,倒是让老皇帝刮目相看,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不错,进步了,这段时间研究棋谱了?”

有老皇帝暗中敲打,这几天秦寂言除了例行公务外极少外出,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程家的案子上,而很快程家的案子就开审了。

“二!”

越王的情况他打听过,虽是被圈养无自由,可皇上却没有饿着他,或者羞辱他,赵王的家眷也过得还算可以,只是没有自由,没有富贵生活罢了。

“是。”锦衣卫首领沉声领命,片刻也不敢耽搁,一出宫就安排锦衣卫去户部拿名册,一家一家找过去。

子车这话的意思怕有人潜伏其中,或者被人收买,混到秦寂言身边后,伺机暗杀秦寂言。

睡了一觉起来,顾千城精神大好,也难得没有吐。等到老管家把饭菜端上来,顾千城胃口大开的全吃了,还嫌不够。

秦殿下已渐渐掌控了大秦,就算他们两人的婚事有点波折,顾千城也相信,他们可以解决。

“既然不是逼朕退位,日后切莫再说这样的话。众位都是我大秦的栋梁,有众位在,朕很放心。”秦寂言一捶定音,完全不给朝臣说话的机会,“半年后,无论有没有寻到药,朕都会回来。众位爱卿这半年辛苦。”

钦天监收到这个消息,差点晕了过去,可晕了也没有用,皇上要他挑时间,他除非现在就死了,不然怎么也要把时辰挑出来。

再说,她也不需要做什么,只是再往里走一米,打开另一道石门罢了。

按错了,顾千城恐怕就要死在这里,成为石门的一部分了!

不知何时,顾千城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……

“你,你想干什么?”顾国公被顾千城的凶样吓了一跳,不由自地往后退。

可是,顾千城找到了那个地方,却没有看到风遥的身影,甚至连痕迹都被对方清除了。

重重的一咬唇,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,顾千城才回过神,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,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。

“财不露白,闹事中拿一把银子洒出来,那是找死。”凤于谦忍不住,出口教训道。

秦寂言从不相信,有什么是天生就会的……

这样的情况下,他们必然不会放过顾千城和秦寂言。

没办法,形势没人强,他除了低头外,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。

她能在长生门拥有那么高的地位,能骗得过景炎,能在秦寂言手里活下来,足已看出她有多么不简单。

言而总之,总而言之,顾千城一个姑娘家,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,可以一手策划科考舞弊案,而这个说法,甚合老皇帝的意。

三年!

窦氏虽是大老爷的二房,可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颇有份量的,窦低知晓老太爷喜欢她的爽利,也不兜圈子,直接将原因说了。

狼牙山离军营有十几里路,一来一回,等到暗卫带兵抵达狼牙山脚下,天已经亮了。

顾千城看着前后、左右一脸紧张、不断的后退的侍卫,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侍卫到底怎么想的。

“就这么走出来了?”直到走出宫殿,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,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,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,这也太简单了!

委屈!委屈!

此刻,顾千城终于明白,北齐太后和摄政王听到秦寂言那般无耻的话,心里有多郁闷!

一路抱着秦寂言,顾千城看到秦寂言如同丛林之王一般,从容的游走北齐内城,一个个追上那些探子,在他们毫无反应时,将其一一灭杀!

“靠家族庇荫怎么了?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,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?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,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。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,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。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,就算有你这个出身,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。”

明明都说了没有什么太子遗物,他居然散下数千两黄金,买绿林匪徒去抢什么太子遗物,简直是无耻。

“半夜三更的,千城你一个女孩子会不会怕?”三夫人忧心自己的儿子,可也不担心顾千城出事。

“没口服的家伙,不懂得享受。”顾千城嫌弃瞥了秦寂言一眼,独自捧着杯子,小口小口的喝着,十分满足。

“保证!”顾千城重重点头,以证明自己的真诚。

哗啦一声,顾千城从水里站了起来,甩了甩湿发,顾千城拿过一旁的毛巾,将湿发包起来,随意的擦去身上的水珠。

“千城姐姐,你没事真好……”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,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,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。

“葡萄吃多了,和瘦有什么关系?”顾千城坚定地否定是她贪吃引起的,“再说了,也就你说我瘦了,我看我一点也没有瘦。”

没有办法,顾千城爱吃的那些菜不是酸酸甜甜,就是麻辣重盐,这对秦寂言和景炎这种出身良好、重注养身的人来说,真得是一种折磨——他们吃不习惯。

“于谦,去,中止战斗。”秦寂言道。

“猜对没有奖,我也这么认为。”秦寂言捏了捏顾千城的脸颊,“武家人还是很聪明的。”

侍卫接过,隔着帘子递上,秦寂言掀起帘子,看到那块令牌,问道:“母蛊在里面?”武家人还真是阴险,母蛊交到了顾千城手里却不说出来,这种小聪明真的让人讨厌。

顾夫人扫了一眼,站在顾千城身旁的丫头和婆子,脸上堆着笑,可眼中却没有一丝温度,把赵婆子和丫鬟吓得全身发颤。

“你……”顾千城没有动手,她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身手不错的事。

顾千城说,便后退两步站好,顾夫人面露愠色,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:“千城,你这是威胁我?”

孙妈妈连珠带炮的问道,不等顾千城回答,又说要冲出去找老太爷给顾千城做主。

封老爷子说起道理来,可以说三天三夜不重样,可惜今天没有时间给老太爷讲这么多了,当老太爷讲到兴头上,讲到棋艺有多高雅、多不容亵渎时,丫鬟在说了十遍没有得到回应后,不得不提高音量道:“老太爷,午膳摆在哪里?”

不能,力往一处使,心往一处想,这只是幻想,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斗,是人的天性,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。有敌人与敌人斗,没有敌人就自己斗。当朝堂上所有的人,全都以皇上为中心,成立一个大的利益集团,他们在朝堂上就没有对手,没有外在的压力,这个时候他们就会内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