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3章:后起之秀

第3章:后起之秀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死不瞑目!

顾千城暗松了口气,虽然秦寂言说得肯定,可世事无绝对,不到最后谁也不敢下心来。就拿秦寂言自己来说,他虽然胸有成竹、胜券在握,可自从凤于谦一行人踏入支灵川,身子就一直紧绷没有放松过。

“他一个小孩,行吗?”

秦寂言很早就来了,看到书房灯亮,知道顾千城在书房里,可他却傲娇的不肯进来,特意让人来请顾千城回房。

“什么事,这么严肃?”秦寂言捏捏了顾千城的脸颊,眼中闪过一抹笑意。

这一切都不是她说了能算的,也不是她能阻止的,在江南她根本没有自由,她现在只寄希望于焦向笛和武家的人,希望他们能把消息传给秦寂言,让秦寂言提前做好准备,要是能带大军前来,那就更好了。

“出事?出什么事?江南有刘大人在,能出什么事。”刘大人是老皇帝的心腹,他前两天还给老皇帝上报了亲笔写的奏折,详细的列明了景炎名下的产业。

“哼……他有什么本事能掌控江南。”老皇帝知道景炎有本事,可却不相信他能掌控江南。

和自己相比,秦殿下实在太轻松了,顾千城果断靠在秦殿下身上,将大部分的重量交给秦殿下。

“落水了,落水了,有位姑娘落水来。快,快去叫个船娘过来。”

……

今天来的大家小姐中,除了顾千梦没有人这么大胆子,也没有人这么傻。

不过,现在说这些都没有,顾千城只希望没有哪家公子出手救千梦,不然顾家这个脸就丢大了。

想让顾贵妃为顾千雪出面,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。别说顾贵妃不会出面,就算顾贵妃肯,赵王爷也不会给顾贵妃面子。

这个时候,秦寂言要哄哄皇上还好,可偏偏秦寂言板着一张死脸,严肃的道:“皇爷爷,事实摆在面前。”

三个儿子、一大群孙子个个都对皇位虎视眈眈,拉帮结派,就只有秦寂言置身事外,从来不争……

没有意外,孙妈妈是被人害死的!

倪月见状,转而对凤于谦道:“带着你的人退下,今日之事我既往不咎。”

“哦……”唐万斤蔫蔫的应了一声,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。

武毅看唐万斤这副模样,和重伤的人没有差别也就不多说,将人抱上担架后,便示意下人把唐万斤抬到房间。

顾千城看了一眼,没什么兴趣的移开眼,“继续搜。”这些银子珠宝不少,可顾千城今天不是冲着这玩意儿来的。

她不能,她的孩子才刚刚取出来,她还得确定孩子无事,还得给自己清理伤口。

在队伍的后面还好,官差看不到,可到了队伍的中段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官差怎么可能不知晓。

而且,先太子当年死的并不光彩,他记得太上皇曾指责先太子无能、不孝,现在秦寂言却给先太子圣、仁、贤、明、睿、康……这么一连串的封号,真的不是打太上皇的脸吗?

轰隆隆的爆炸声,一声接一声响起,火光冲天,根本寻不到出路。

“拼了命也要杀了他们!”顾千城明了对方的难缠,对暗卫与亲卫下达绝杀令。

首辅封大人太公正了,他绝不会站出来,立场鲜明的为顾千城说话。可是封似锦就不同,在立后这件事情上,封似锦必然是站在顾千城那边的,而这才是秦寂言此刻想要的臣子……凤于谦一直想看唐万斤“表演”徒手碎大山,可惜秦殿下要的毁掉山中的宫殿,而不是毁掉整座山。

顾千城抬头看去,已是醉了。

废城一如既往的死气沉沉,没有一丝生气,并没有因有外人到来而焕发生机。

顾承欢小时候也想过,和顾承志交好,可是顾承志这个人,实在无法让喜欢,顾承欢没少在他手上吃亏,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,顾承欢要是不摆承志一道,都对不起自己。

丫鬟被打死的样子。

“朝廷归爷管,你说爷跟朝廷是什么关系?”暗卫的船离猪头六的船越来越近了,秦寂言在心中默算了一下距离,抱起顾千城,凌空而去……

皇上,那可是皇上呀,离他们十万八千里的皇上呀。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见一个小官差都怕,见到皇上还不得腿软。

“时辰不早了,先回去再说。”顾千城知晓秦寂言最近很忙,此时已临近子时,顾千城便催促秦寂言回宫。

秦寂言和顾千城一走,总捕快就命令手下的人互相监视,一旦有异常立刻禀报。

六扇门上上下下都是共事了许久的人,他们彼此相熟,要互相监督的话,效果必然极好。

顾千城见状,忙道:“太上皇,请允许民女将封老扶起来。”作皇帝做到太上皇这个地步,也确实是蛮悲剧的,秦寂言太狠了。

说实话,顾老太爷比封老爷子严重多了,可惜顾老太爷该聪明时候不聪明,不该聪明的时候偏偏又十分聪明,简直让人不知说什么好。

“你等等,我们已经去禀报给……”

子车这话的意思怕有人潜伏其中,或者被人收买,混到秦寂言身边后,伺机暗杀秦寂言。

顾千城老老实实点头,她猜到秦殿下为何不高兴,可是……

留下这话,秦寂言转身踏上龙撵,出城了……算三位数花了三个时辰,并不表示他们算四位数,花六个时辰就够了。

拿着数字,顾千城再次进入石门走道,抄出一组六位数的数字,而这一次术数师们,花了五天才计算出来。

一黑一白,在这片火色的海洋,特别明显。

“小心。”两个打手,看顾千城动作利落,一点也不像花架子,一时间有些踌躇,不敢上前……

她知道,放火杀人的不是风遥,可是……

“哪个暴发户,居然拿上好的战马拉马车,真真是白瞎了一匹好马。”焦向笛半点不客气,尖酸十足的说道。

北齐摄政王不愧为高手,一席话不仅化解了双方的尴尬,而且还暗暗点出北齐皇帝的弱点。

顾千城坚定的点头:“我没事。”

秦寂言只知道结果,并不了解过程,虽然他可以问属下,可他更想听顾千城亲口说。

“嗯。”顾千城点头,没有再多说。

顾千城咬得很重,嘴里都有血腥味,不用想也知绝对会留印子,现在是夏天,衣服领子不够高的话,明天一定会有人看到。

左右,不过就是这一两届的事,百余来了官员,新帝完全可以弃之不用,开恩科选拔新官员。

他会告诉顾千城吗?

“他……在京城不是很好吗?”顾千城想到平西郡王妃来提亲的事,心中紧紧一痛。

“这有什么关系?”秦寂言当然也忌讳大年初一死人,可前提是死的人与顾千城无关,要是死的人会影响顾千城,别说大年初一,就是大年三十他也不在乎。

他身边的人用命保护他本就是应该的事,这个太监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,身为帝王有必要因此而感动吗?

父子三人,坐在院子外,头顶是蓝天白云,周围是清风花草香,可惬意的环境却没法让他们三人放松,父子三人皆是一脸沉默,头顶似有乌云笼罩。

暗卫的本职是隐在暗中保护主子,自然也就擅长跟踪人了。暗卫一路尾随猪头六等人,直到来到狼牙山也没有惊动他们。

“不好了,不好了,朝廷的兵马上山了。”

“皇帝老儿果然阴险,我们中计了。老大,现在怎么办?”一干土匪全部酒醒,抄起家伙跟在猪头六身后。

“吱吱……”小雪貂见顾千城要出去,忙叫了一声。

这个地方,可没有女人敢过来。

这声音顾千城认识,是那两个守卫的人,他们的声音比刚刚响亮多了,顾千城知道,他们这是提醒她,有人来了,可是……

“说不过你,总之少喝一些,别伤了胃,而且……山楂这东西少吃,要喜欢酸甜的东西,你让人熬酸梅汤。”山楂易导致小产,顾千城现在的情况不一般,这类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。

顾千城乖乖地挪位,再次跪到秦寂言正面对,举手做发誓状:“殿下,别生我气了。我知道错了。我保证,保证以后再也不说这样的话,就连心里都不想。”

“保证!”顾千城重重点头,以证明自己的真诚。

“言倾?我是不是要去见一面呢?”顾千城一边穿衣服,一边认真思考这个可能。

就像赵王妃认为楚世子肯娶她,她就应该感恩戴德二话不说嫁了,然后把秦云楚当成大恩人,一辈子为他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
顾承意一脸愧疚,低头认错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。顾千城揉了揉腰,笑着在顾承意脑袋上敲了一记“好了,我没事。”

这样的情况下,他哪里吃得下饭,他快烦死了好不好。

意料之中的答案,秦寂言并不意外,“把人带过来。”

顾夫人诧异地挑眉:“千城也懂律法?真是一个好孩子,学得东西还真多,怎么都没见你和母亲说过?”

“天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”顾夫人做得太干净,也会留下证据。

“嗯。”秦寂言闭眼,“事先,本宫一点消息也没有收到。”不知是皇上怀疑锦衣卫还是怎么了?

不是说,皇上的能力不够掌控全局,而是所有人都像封首辅那样,只听皇上的话,那么他们就是一个大的利益集团。当朝堂上只有一个利益集团时,还能持续稳健的走下去吗?

别怪她小心,而是……

“顾姑娘,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,可是刀枪都刺不破。”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,暗卫不仅拿刀戳了,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。

“我当是夸奖了。”顾千城不痛不痒的回道。

君亦安可以肯定,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,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。

“当然记得,我们要走那条路吗?”在京城和西北之间画一条直线,以最野蛮的方式,横穿那条直线,遇山过山,遇河过河,那么艰难的路,顾千城怎么会忘记。

这么一忙便到半夜,仅仅比秦殿下早回来一刻钟后。

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,份量明显极多,不由得再次失笑……

明明该是狼狈逃跑的那一个,可秦寂言却没有一丝紧张,半躺在小舟上,惬意的看着不远处的火海……

“今晚肯定没有看黄历出门。”从水里钻出来,景炎狠狠抹了一把脸,恼怒的拍打着水面。

“承欢,你在家好好养伤,程将军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,定会还你一个公道。”

顾千城又陪承欢说了一伙话,见承欢面露疲累便出去让他好好休息。

彭长老是什么东西,一百个,一千个,一万个彭长老也比不上顾千城的安危险。子车简直是该死!

那些欠了药王人情的人,之所以没有行动,并不是忘了药王的恩情。不过是因为他们忌惮大秦,轻易不想与大秦为敌。另外就是,药王虽然被秦寂言软禁了,可并没有生命危险,至少明面上秦寂言代药王极好,看着就像是招安了一样。

秦寂言抱着顾千城,心里一片柔软。

高兴自己眼光好,挑到了天下最出色的女人!“咔嚓。”

现在顾千城明显走神,秦寂言索性不再提案子的事,随手把写满字的纸放在桌上……

景炎收到消息,可碍于战事紧张,他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生门把倪月带走。

就算能逃脱锦衣卫的追捕,景炎以后也不能,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人前。

“这种事,任何人都能办得到,就凭千城与皇太孙的关系,多的是人讨好她那位三叔。”再说了,他就算做了顾千城也不一定会说她好。

陷阱挖好,顾千城便去寻可以打出火花的石头,坐在在那里不紧不慢地敲着,等着那微弱的火星将干草点燃。

不过,保险起见,药王配药前,还是补了一句,“如若我配出解药,你真得会按约定放我自由,不再管我之事?”被秦寂言关了这么多年,他的雄心虽然隐藏,可却不曾磨灭。

顾千城坐在一旁,泪无声泪下。

顾千城是用放大镜,仔细看过再做记录,可是围观的捕快不知放大镜的用处呀,见顾千城隔着“琉璃”随意看两眼,就写出一串的字,一个个大呼惊奇,不由得深长脖子往前探,想要看过究竟。

这群人到底有没有正在工作的自觉?

“伤口?殿下,没有伤口。”这下两个仵作肯定了。

“如果能拿下大秦皇太孙做人质,就更好了!”出兵前,风遥不介意给西胡人画个大饼。

所以,当马车再次来到城门口时,守城小兵没有提醒秦寂言下马车,只在马车外检查一遍便放行了。

她会告诉秦寂言,她看到这么一大群老鼠,她有点害怕吗?

“别怕,有朕在!”秦寂言揽住顾千城,坚定的道。

这世间,只有臣子为救皇上冒险的,从来没有哪个当皇帝的,会为救臣子而以身犯险的,秦寂言的出手相救,让封首辅感动的无以复加,此时除了表忠心外,他不知自己还能做什么?

看了一眼感动到不行的封首辅,秦寂言果断改变决定,转身上山去救其他人。

那些不知情内情的大臣不明白,老管家怎么可能不明白。消息一传出来,他就知道秦寂言离开京城,带着胭脂泪的解药南下了。

要知道,那可是秦寂言和顾千城的第一个孩子,也有可能是最后一个。毕竟谁也不知择子有没有后遗症,顾千城以后能不能生出孩子。

“是。”宫女听到顾千城的话惴惴不安,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,其中一个飞快地跑了出去,悄悄地找到五皇子,把消息透露给五皇子知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