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4章:贼喊捉贼

第4章:贼喊捉贼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秦羽和敖无名也紧张了起来。

丹田空间说大也大,大如无边无际,说小也小,实际上就是体内一部分。秦羽丹田中的黑洞被两道剑气给攻击到了。

“丰禹哥,不要太在意。”玄曦对着禹皇说道。

秦羽一怔,心中涌出一阵感动。

在秦羽遭到这一招攻击的时候,心中担心秦羽,暴怒的侯费那时候就同样使用了‘三十六重叠浪’去抵挡,实际上那时候侯费已经领悟了这一招精髓。

秦羽脸『色』有了一丝冷笑。

“蓬!”

“费费!”秦羽急了,多少年没见了,一股汹涌的感情从他心底澎湃冲出。

“好吧,你如果要进去,直接飞过去就可以了,记住……一旦你飞入其中就无法轻易出来了,必须和你的敌人战过之后,你才有资格出来。”大猿皇仔细说道。

“秦羽,我告诉你,这传承禁地使用是有限制的,猿猴一族的超级神兽,一生可以进入三次,三次之后进入就必死无疑。”大猿皇脸『色』郑重。

秦羽震惊了。

“可以。”牛魔皇点头。

自由……估计是万兽谱中所有灵兽最想要的。

屋蓝感叹道:“『迷』神殿,本是神界中极为了得之人的神殿,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,那『迷』神殿主人将这『迷』神殿弄到了仙魔妖界。”

十二样?有那么多。

石峰渴望看着秦羽。

仙界极西,通往妖界有不少边界星球,而巨树星便是仙界极西的一颗边界星球。

巨树星内三大城池中的奇布城内。

秦羽苦笑着喝了一杯酒,想必这也是一些人猜测出来的吧,只是传久了也成真的了。

神界才是屋蓝的家乡,仙魔妖界对于屋蓝,只是一个外地而已。

“说。”女子平淡道。

龙皇脸上表情很奇怪,虽然有着笑容,只是总有一些无奈。

敖无虚看着禹皇,不发一言。

“哦。”秦羽微笑着点头。

“不是仙魔妖界的?”秦羽惊讶起来。

秦羽心中完全明白了。

那个空间似乎比自己的空间简单的多。

“我们恐龙一族就是修炼身体,当恐龙肉身修炼到极点,哼哼……直接以身抗神劫,飞升神界。”也瞿似乎对自己一族的修炼方法很自豪。

“屋蓝先生,我很奇怪……当初的逆央,有你们保护,为什么当时还被禹皇、玄帝『逼』得那个地步,甚至于还落的身死?”秦羽疑『惑』起来。

可是金仙们知道,他们是能够抵抗一会儿,可是当蓝豕天火将他们都包裹起来的时候……他们也是必死无疑的。

即使仙帝,体内也就那么一点寂尽天火。

“当初银花姥姥说过,仙魔妖界能够破我这件神器战衣的,仙魔妖界不下十个,看来这禹皇便是其中之一了。”秦羽心中有些担心了。

姜澜界内。

一颗绿『色』颗粒。

姜澜界,可不等同于储存神器,储存神器虽然珍贵,可是也只能储存物体,不管如何也不可能让人进去,除非是死人!

“牛娃,不要着急,大人他还在修炼中。”澹梦笑着道,这个壮实少年正是长大的牛娃,因为姜澜界中元灵之气是外界的十倍。

一道青『色』天雷从高空劈下,一名壮实的汉子手持一柄战刀狠狠劈了过去,硬是将青『色』天雷给劈掉了大半,剩余的天雷击中他身上,这壮实汉子只是脸『色』微微一红而已。

禹皇手下的一群仙帝正带着那绿『色』颗粒身旁,他们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奈何不了这绿『色』颗粒。至于禹皇本人反而不在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“那我们开始吧。”禹皇催促道。

禹皇手中出现了景皇剑,而玄曦手上也出现了一柄碧绿『色』长剑,这柄长剑表面看起来仿佛时刻有着水流在流动着,很是特殊,这碧绿『色』长剑便是玄帝的武器……神剑‘流景剑’。

禹皇铁青着脸,仙识再次弥漫了开来,覆盖了整个礁黄星……任何一处都不放过,一颗沙粒,一颗小草,禹皇都仔细分析排除。

分析第三次,禹皇脸上猛地红了起来。

这四人交谈,秦羽也不好多问,经常有『迷』『惑』的事情,得到龙皇的细心解『惑』,秦羽心中也对龙皇生出了好感。

“是,年轻人是该多受些挫折,好好磨练,也有好处。”青帝听银花姥姥如此说,便不再多说了。

“各位听令,礁黄星的‘锁元炼火阵’完全启动起来。”禹皇通过传讯灵珠立即给那一直在准备的十六个仙帝下了命令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秦羽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忽然……

“你应该是仙帝吧,堂堂仙帝却干破坏星际传送阵的事情,说吧,你破掉星际传送阵为了什么?”秦羽对着这白衣男子淡然说道。

“恩,也只能这么想了。”银花姥姥点头。

“来,秦羽,我来帮你介绍一下。”银花姥姥笑呵呵拉着秦羽的手,而秦羽已经仔细看向这金衣白发老者了。

敖无名,在龙皇眼里竟然是不孝子?

“姥姥请说。”见银花姥姥对自己如此亲近,秦羽不由有些受宠若惊。

羽梵仙帝不敢拒绝。

“怎么可能?”秦羽一下子呆滞了。

羽梵仙帝单剑一指,剑尖竟然刚好碰到了金『色』残影,身体只是微震便破了秦羽这一击。

外界人也不允许进入暗星界。

冰风宗宗主冰涟仙帝,身为女子,并无道侣。

在秦羽刚刚极速冲入冰风宗的时候,羽梵仙帝便发现了,整个人身形一动便消失在了自己的居所。

一缕缕劲气奔腾,秦羽人如幻影不断飘动着,每一缕劲气的速度以及威力都非常惊人。

“雪兄,已经五年过去了,这五年来我们俩都一直观察着蓝雪星每一处,虽然发现一些其他有趣的东西,但是秦羽的踪迹却根本没发现。”禹皇淡笑着说道。

第一种是通过玉简,一人将某人影像传入玉简中,另外一人观看了就知道影像了。这只是影像而已。别人一变样子便判断不出来了。

第二式……千幻指。

“记得代号‘流星先生’在潜龙大陆接杀手任务的时候就是短发吧,依旧很久没有短发了。”如今的秦羽三寸短发,感觉也很是舒坦,毕竟很久没有短发了。

“二师弟,快说。”大师兄也催促道。

“你们四个小辈安静点。”

一道低沉的声音从酒楼角落中传来。

“这里。”

秦羽疑『惑』。

“如果真的那样,我就直接靠大挪移前进好了,反正飘月星系临近白芷星系,靠的比较近。”秦羽心中一片轻松。

白风城和冰皇城的距离非常遥远,如果靠滑冰那要多久?一般来的人大多是瞬移,或者是从高空极速飞行过来,还真没看过滑冰过来的呢。

仅仅仙识扫了一下,秦羽便发现了冰风宗的热闹,仿佛有了什么大喜事一样。整个冰风宗张灯结彩,人人都是笑呵呵的。

“也只有这种理由了。”雪天涯赞同。

即使是禹皇、雪天涯二人联手也根本察觉不到姜澜界到底在哪里,他们的仙识、魔识已经不止一次搜索过姜澜界这颗沙石颗粒,却依旧只当成了普通的沙石颗粒。

这个办法虽然不错,可是秦羽想要去妖界啊,最近的距离必须通过仙界,如果从魔界走,则需要绕一个大圈了。

只是八级魔帝,秦羽认定对自己安全有威胁了。

禹皇、雪天涯一前一后,将秦羽完全包夹住。

走第一步,白衣俊美男子头发变长,长及『臀』部。

血魔帝‘雪天涯’有个习惯,真正准备要杀一个人的时候,而且是势在必得、非常郑重的时候,他会将一身白衣变成血红『色』的衣服。血魔帝正常一身白衣,一旦一身红衣,便是杀戮时!

但是秦羽显然还没有发现有人监视他。

血衣听出雪天涯的决心,只能点头:“父亲,你什么时候出手?”

“不用,即使有有两套神器战衣,我也有把握杀死他。”禹皇淡然笑道。

“陛下什么时候出手?”知白询问道。

红衣少年,黑『色』长发长及『臀』部,整个人冷的很。

“父亲,你说的这是当年逆央仙帝的东西吧?”血衣明白了些什么。

雪天涯在秦羽面前的时候没有揭开秦羽身份,就是为了更加轻松地夺宝。他不想让其他高手得知这个消息。

“无名大哥,我有我的考虑,这点你不必担心,而且我也有自己的洞府,你是知道的。”

秦羽凌空盘膝而坐,便安心开始修炼《三魂九炼》了。而姜澜界则是源源不断地吸收着仙魔妖界的无尽元灵之气,时间缓缓流逝,姜澜界中的元灵之气越来越多,而秦羽却依旧凌空盘膝一动不动……

“看来传言不可尽信啊,这个隐帝也不是如传言中所讲的那般脾气好,发起脾气来也是够吓人的。”秦羽乐得在一旁看戏。

敖无名的声音再次在秦羽脑海中响起:“秦羽、落羽,隐帝有孙女的这件事情很隐秘,隐帝过去也一直保密了这件事情,我也是今天才知道。我想那隐帝看今天,自己孙女的存在要被外界得知,所以可能要趁此机会立威,震慑其他人了。”

“我可以退一步,亲自来接你一掌,如何?”雪天涯看着林隐说道。

“我不会杀你。”林隐挥袖。

雪天涯脸上闪过一道怒气,他已经知道刚才林隐的一掌是干什么的了。

雪天涯笑着看向敖无名:“无名兄,经过两方说辞,相信你我都明白事情经过了。郭奴强求林霖当道侣,虽然算是不对但是罪不至死。而且……这事情和秦羽无关吧。这秦羽无缘无故的出手杀了郭奴,所谓杀人偿命……”

隐帝太强了,不但隐帝本身是九级仙帝,他的两个好友黑白双帝都是八级仙帝啊。

即使有神剑‘破天’,但是以自己的实力驾驭神器‘破天’,这魔帝‘血衣’即使只有一套极品魔器战衣,但是以其六级魔帝的功力融入战衣,绝对可以防御自己的攻击。

“落羽,妍儿她用的什么秘法?怎么施展分身术,八个分身都是一级仙帝实力?哪一个又是本尊?”秦羽心中很是惊讶,姜妍施展分身术,未免太恐怖了些。

一化八,八个‘姜妍’竟然都有本尊的实力,谁有知道八个中哪一个是本尊?

君落羽笑道:“秦羽,神器‘转空’内部有八个方位,那一次我只是借用妍儿的神器,根本无法完全施展神器‘转空’的厉害。妍儿她现在便是靠神器‘转空’,一下子幻出八个分身。至于那武器,便是神器‘幻影天罗’。”

“厉害,厉害。”秦羽笑着说道。

秦羽无时无刻不注意着魔帝血衣。

乌黑的长发飘逸,俊美的脸孔难以辨别年龄,还有那高雅的一身白衣。看模样气质,来人就仿佛是清高的白衣文士。

差距,这就是差距。

来人正是玄帝‘玄曦’。

“玄曦的脾气太古怪,前些日子不是还好好的么,又生气了。唉……”禹皇心中叹了一口气,嘴角不由有了一丝苦笑。

无名龙府的存在,对于禹皇的情报机构,算不上秘密。

青禹仙府内。

奇异的感觉,进入的一霎那秦羽就感觉到整个空间和外界的空间明显不同,空间本质上发生了一些秦羽无法明白的变化。

姜澜界第一层空间,和外界时间比例:10:1,这层空间内过去了十年,外界才过去一年。

秦羽整个人身体一颤,整个人心情都完全变了。

“寒舒。”

大殿下方的几个人都相视,不知道说什么。

“无名大哥,你到现在才出来啊。”姜妍睁大眼睛说道。

而且还有着大量的同等级的恐怖能量聚集,如此多能量只要降下……

无边无际的糨糊!

“秦羽,事情等一会说,我们先一起出去看看情况到底怎么样了。”敖无名来不及多说,直接带着秦羽、君落羽一群人出了无名龙府。

秦羽、敖无名、君落羽、姜妍、怜竹五人出现在了蒙闳的庄院中。

“你们看天上。”怜竹出声道。

“血衣,是你,是你杀了阿娇,是你杀的。自从阿娇死的那一天起,我就对天发誓,这一生唯一的目标就是要杀你,要杀死你,让血魔帝那家伙后悔。”

空间扭曲!

秦羽的战斗不是仗着攻击力多么强悍,而是靠速度以及武器的锋利。

只见两个‘血衣’和两个‘秦羽’开始疯狂厮杀了起来,两对身影从地面杀到空中,从空中杀到远处的高楼建筑上。

他怎么都不明白,一道道气劲进入秦羽体内,为何都是无用功?

秦羽接过了传讯灵珠,将自己的仙识印记留在其中。

在秦羽要接过自己传讯灵珠的时候,林霖却反而手一缩。

秦羽只需要知道,这女子是自己徒弟心中最爱的女孩就可以了。刚才秦羽给林霖那么个承诺,也是因为对自己弟子愧疚的缘故。

“奴,你为什么不再等一会儿!”

魔帝血衣,郭奴,同样的『性』格。

“快走!”

林霖抬头看去。

秦羽脸上有了一丝苦笑。

林霖仿佛被雷电劈中,整个人都呆了。

“我不管其他,我看上她了。”红发少年盯着林霖,“所以,她就是我‘郭奴’的,阻拦我的人,死。”

郭奴双眼赤红,如血般艳红的长发飘『荡』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