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37章:民生在勤

第37章:民生在勤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听着这话,林逸暗抽一口冷气,足以证明他此刻内心的震撼。

特别是有各位兄弟姐妹的一路支持,才让小妖有着动力坚持写完了这本书,真的很不容易,谢谢你们!

拜谢每一个帮助过小妖的兄弟朋友,小妖在此献上最真挚的感谢与祝福。

而且,这个时候,他也不想改变自己的主意,那怕是她求情也行,遂再次冷声道,“她,欺骗了本王,这件事,本来就没完,跟你没半点关系。”

那个女人的嘴,倒是毒的很,而且那语气也够狂妄,应该不是平常百姓。

对一个身为王爷的他而言,能够在凤忆希刚刚说出那样的话后,还这般谦和的跟她道歉,表明他的心意,的确是极为的难的。

“相信皇后给凤阑绝的书信,他也应该收到了,就不定,这几天,绝就能回来了。”叶寒看到她微微松了口气的样子,再次略带轻笑地说道。

只是,凤阑绝听到皇后的话,再看到她那一脸的轻笑,心中却如同有着千万根的刺狠狠的轧了进去,硬生生的痛着,若是先前,他存在着一点侥幸心理的怀疑的话,这一刻看到凤忆希的反应,听到母后的话,那最后的怀疑,也完全的消失了。

皇后连连的应着,毕竟人家小两口这么久没有见面了,她可不想在这儿碍眼,本来,她就想要离开了。

上官云端便没有再出声,静静的听着他的话。

蓝魅辰听到她的话,微愣,双眸微微的望向前方,唇角似乎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,唇微动,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,“皇兄这次来凤月国,是来提亲的。”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再次补充道,“是来正式提亲的。”

她这么说,是为了维护上官云端,却也算是为了蓝岚,毕竟,她这么多年来,一直都对皇兄紧追不舍,但是皇兄对她,却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。

那老人惊滞,连连的喊道,“王妃要折杀草民了,是王妃刚刚的一番话,点醒了草民,草民惭愧呀,王妃乃真正的女中豪杰,好气魄,好胸怀,让全城的百姓敬佩。”

但是玲妃却不是那种善罢甘休的人,玲妃费尽心机,用尽了一切办法,甚至给他设下的陷阱,让他跳,让他最后,不得不帮着凤阑锐。

“我已经跟太上皇辞了官,太上皇也已经准了,我们现在就回乡下去,你去告诉絮儿一声,让她也收拾一下。”丞相微微压低声音说道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她差点就中了那个女人阴谋,差点误会凤阑绝了。

似乎那里面的人,凭空不见了。

但是蓝岚却不一样,蓝城的城主一直十分的疼爱,从小就给她请了师傅,教她诗词歌赋,蓝城的城主的书房中更是什么书都有,平时,蓝岚也看了很多。

这一次,肯定要给蓝岚一个教训。

只是,脸上却多了几分黯然,心想,这下云儿肯定输定了。

她不相信上官云端那么短的时间内,竟然背出了那么多,就算上官云端的记忆力比她好,也不可能会超过她那么多,这里面一定有鬼。

“你没这个意思,那你是什么意思?你刚刚不是口口声声说皇嫂事先看过那本书吗?一本除了严大人绝对没有其它的人看过的书,你却硬说皇嫂事先看过,那你解释一下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凤忆希却显然不想就这么放过了她,步步紧逼地问道。

“看来,蓝城的公主似乎并没有听明白本王妃刚刚的意思,本王妃对这种比试的事情实在是不感兴趣,不管是哪一方面的比试。”上官云端的声音极为的轻淡,脸上也没有太多的表情,似乎那话是再正常不过的一句话。

像这样的情况下,皇上,皇后都发了话了,凤阑绝竟然还问向上官云端的意思,似乎上官云端才是这儿身份最高的人。

看到宫女将那张纸拿到了凤阑绝的面前,他的眸子也随着望向了凤阑绝,第一次,他的心中这么急切的想要知道一个答案,她真的都答对了吗?

她竟然来了这么一长串的‘理所当然’的说辞,让夜如梦无言以对不说,还要忍受她话语的摧残。

“是,属下这就去。”那个侍卫连声应着,快速的转身,离开。“皇上驾到。”只是,恰恰在此时,一声尖细的声音突然传来,月儿微愣,随即松了一口气,脸上也多几分欣喜,皇上来了,小姐就有救了。

这个朝代的新娘,竟然不用喜帕,上官云端一下轿,人群中,便传来窃笑声,这新娘装化的太过恐怖了。

或者,以前,这一切,都是她希望的,但是经过那样的伤痛,这一切,已经都没有任何的意义了,她也不再需要了。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皇上的眸子猛然的转向一边的李贵妃,冰冷的眸子中再次满过嗜血的杀意。

皇后想要害她,还想要置身事外,那有那么好的事呀。既然要玩,就不如大点玩。

他的雪凝可是一直放在御书房,只有他才能拿到的地方,而皇后与李贵妃的只怕愈加会珍藏着,断然不会落在她的手中。

只是,谁都没有注意到,她离开的时候连那茶壶都一起带走了。

李妈是这将军府中,除了上官傲天与月儿以外,唯一真心对她好的人。

“李妈,小姐可是嫁给绝王,以后就是绝王妃了,可是去享福去了,李妈应该高兴才对。”另一个丫头看到李妈略带伤感的样子,不由的低声劝道。

“那个柜子。”

这样一来,这个女人就明白他的心意了,他此刻的心中,倒是有着几分欣喜与期待。

“那天,我告诉她,你是真心爱她的,让她不要嫁给绝王。”秦思柔微微的叹了一口气,只能将那天的事情告诉他。

“她当时说,我是你的女人,可以陪在你的身边。”秦思柔微微白了他一眼,继续说道,“她提起我,就证明她的心中是在意的,在意我的存在,便是在意你,一个女人心中若是有一个男人,自然不希望他的身边有其它的女人。”

上官云端看都没有看她一眼,只是慢慢的向前走去,对她们两个,她实在是不想浪费口水。

“你刚刚被休回府,竟然还有脸去参加选亲,你是嫌丢脸丢的还不够吗?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取笑我们将军府吗?今天选亲的可是绝王,真正的人中龙凤,你这个样子,也配参加?”老夫人听到上官凌雨的话,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嘲讽,说出来的话,更是没有给上官云端留半点的情面,将上官云端贬的一不值。

“哼,上官云端你白日做梦呢,你就那丑样子,绝王看你一眼都会吐,怎么可能会选你,你还是不要出去丢人了。何况绝王早就表明,喜欢的人是我跟二姐。”上官凌霜却是一脸嘲讽的取笑着上官云端。

上官凌雨与上官凌霜以前自然是没有这样的机会,毕竟皇宫不是谁都能进的。

上官凌雨也一脸轻笑的走向大家,敷衍着招呼。

唇角不由的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,说真的,她还真的不想去参加那什么选亲,坐在那儿,被人用审视的目光挑选,在她看来,可不是什么荣幸的事情,更何况她又不认识那绝王,对那绝王也没什么兴趣。更不想被选中。

“恩,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。”上官凌雨也微微点头,双眸微转,看到前面的树枝时,唇角扯出一丝冷笑,“等会,出去的时候,走在她后面的人,在经过那根树枝时,把她的衣服划破,然后再挂在那树枝时,其它的人,围在四边,做掩护,到时候,别人只会以为她不小心挂在了树枝上,把衣服挂破了,不会怀疑什么的。”

“不如,等皇嫂醒来再说吧,这可是为皇嫂报仇呀,怎么着也要让皇嫂看到呀。”凤忆希望向夜无痕那一脸的阴冷,以及有些让有惊颤的寒气时,微怔了一下,然后故意装做轻松地说道,想要缓和一下此刻的紧张的局面。

不可以,他绝对不允许再发生任何的意外。

他原本是抱着很大的决心去抢亲的,却没有想到,抢回来的竟然是假的,而在她最危急的时刻,是凤阑绝救出了她,而不是他。

她现在应该庆幸的。

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再次狠声道,“任何胆敢伤害你的人,本王都不会放过。”

凤阑锐听到他的话,脸上也阴沉,也微微的敛去了些许,若是那样,他就还有机会,更何况,如今丞相也在里面,也可以帮他。

再后来,凤阑锐的母妃因为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,服毒自杀了。

算算时间,那个男孩应该是玲妃与皇上的,当时,玲妃诈死的时候,应该就已经怀了身孕。

“嗯。”突然听到一声闷哼,随即便看到,那侍卫的口中滴下了几点血来。

而且,这也关系着上官凌霜接下来的去留的问题。

“是呀,雨儿已经死了,雨儿可是你的女儿,你不为雨儿报仇吗?”既然刚刚他说爹爹根本就没有碰过二夫人,那么很明显,上官凌雨就是这个男人的女儿了,只是,她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态度。

“雨儿的死,是我的错,我不该教她武功,我现在只想带着你跟霜儿离开,我。”这个男人,倒是个明是非的人,并没有将上官凌雨的死强加在她们的身上。

遂故意装出一脸迷惑地说道,“我不明白老夫人的意思。”

李玉的案子,他倒是不想过多的过问,毕竟今天他既然出现在了这公堂之下,尚书也不敢肆意包庇。

上官云端可是他们眼中的傻子,就连一个傻子都答的出来,但是他却没有答出,岂不是比傻子更笨。

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还不等众人开口,便再次说道,“绝王不要急着否认,谁都知道,她是一个傻子,这样的问题,连朝中的那些大臣都答不出,试问一个傻子怎么会答的出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