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47章:亡羊

第47章:亡羊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……

修行潜伏、隐匿、暗杀之术,到达巅峰,并拥有洗髓境中期的修为!

很快,一艘艘快速冲向军港的炮艇就进去他们视野。

她的新婚夫婿,就站在床榻边。

同窗同年们,一个个起哄笑闹。十六岁的谢元蔚脸皮颇薄,被闹了个大红脸,和新嫁娘的娇羞简直不相上下。

盛鸿不动声色地挺直腰杆。

“云曦考中莲池书院,我不会亏待你们母子三人。你若是胆敢从中弄鬼,或是出什么差错……”

……

再内向孤僻的少女,也需要朋友同伴。

刚出了禁足没几日的端妃也来了,被关了大半年,端妃神色间再无往日的飞扬神采,看着老实多了。

若被发现……后果自然极其严重!俞皇后不管俗务,顾山长却是铁面无情的主!

谢明曦不以为意地说道:“若低头退让能换来皇位,别说三皇子,就是性情倨傲的四皇子也会乐意低头。”

盛鸿看一眼惺惺作态的新帝,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。

淮南王府的人都死绝了,也无法平息昌平公主心里的愤怒。真正的幕后凶手,依然逍遥自在。

淮南王世子也跟着一起磕头谢恩。

颜蓁蓁憋着一肚子闷气走了过来,绷着一张俏脸铺纸,然后往砚台里倒了些清水,开始研墨。

顾山长笑着点了谢明曦的名:“谢明曦,你过来。”

四皇子嗯了一声。

李夫人不敢置信又愤怒至极地看着李湘如:“你竟敢冲着我怒喊!李湘如!你的闺仪闺训都学哪儿去了?亏你还是莲池书院的学生,竟连简单的孝道二字都忘了!你给我回闺房好好自省去!今日的晚饭,你也别吃了!”

……

……

谢元亭心中拼命安慰自己,口中嗷嗷地喊了几声,目中却闪过一丝惊惧。

鲜血四溅,众人安静下来。

……

盛锦月最厌恶憎恨的人,依然是谢明曦。李湘如却从知交好友被划到了“耍心机讨人厌”的那一类。

今日,杨夫子一如既往的温和却令盛锦月生出了丝丝感激和感动。

“儿媳给母后请安。”

“……这个谢钧,真是太过可恨了!”

顾山长:“……”

为何她的肚子半点动静都没有?

谢钧立刻将“女子学武失之贞静”之类的话扔到脑后,欣然笑道:“你这般好学上进,为父岂能不允?”

孙氏满面赤红地稳住身形,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孙氏惊魂未定,根本不敢张口,也不敢动弹。

只可惜,谢元亭除了一张尚能过目的皮囊外,半点没遗传到谢钧读书的天赋。倒是将谢钧的软骨头学了个十成十。

然后,拱手深深作揖。

道不同不相为谋。她有意和林微微交好,性情相投,自是好事。

谢明曦深深地看了夫婿一眼,淡淡道:“确实没人能救齐郎中。齐郎中犯下死罪,非死不可。只要他一死,此案便能了结了。”

谢明曦有些不满地推了推他。最近太过肆意纵情,她的腰到现在还有些酸软。今晚可不能再闹腾了……

正门处忽地一阵喧闹,淮南王初时未曾留意,只以为是新过门的孙媳下轿时的热闹。直至管事神色仓惶地前来禀报:“王爷,不好了!”

方家内宅那点事,早已被众人口耳相传。

方若梦却全然不在意,双目熠熠闪亮,腰背不自觉地挺直。

谢钧也算幸运。

耳边响起长子殷切的劝慰声:“事情到底如何,总得问一问妹妹才知。父王不必轻信外面那些谣言……”

……

董翰林诶哟一声痛呼,酒意顿时醒了一半:“夫人勿恼!夫人勿恼!还有这么多学生在,好歹给为夫留几分颜面!诶哟!”

权势二字,从来都是世上最烈的毒药。令人沉醉其中,令人忘乎所以,令人无力自拔,也令人面目全非。

内向少言的性子,也有一桩妙处。不想回答的时候索性闭口不语。谁也不会和一个“阴郁孤僻”的半大孩子计较。

顾清承袭了顾家人擅长读书的优良基因,在松竹书院里就读时,每一年的岁考都是头名。十七岁时,顾清更是一举中了榜眼。殿试一过,建文帝便下旨赐婚。

谢明曦心底的冰冷寒意,被这抹温暖的笑意融化了一角。

李太后含笑起身:“皇上整日操心政务,难得今日有闲情至后宫。皇上心情愉悦,哀家看着也高兴。说起来,哀家也有数日没好好和皇上坐一起说过话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