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57章:桑榆晚景

第57章:桑榆晚景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窦立杰浑身颤抖,眼睛瞪的拉到,看向苏放的目光中,除了恐惧还是恐惧。

“还有,入主京城,掌握国家大义后。我国防军在全国,乃至于全世界的威信肯定会提升到最高。到时候,就算我国防军不动,一些势力小一点的土皇帝,为了保住地盘和势力,也会主动过来归附我们,甚至于直接投降都有可能。”

……

她们位于中军营帐,身处军营中心,四面八方的细微动静汇聚成了惊心动魄的声响。士兵们起身穿衣,拿起趁手的兵器,迅速出营帐集结。

谢明曦淡淡一笑:“皇子们都正年少,便是上朝,也只听政,根本无议事的资格。你不必心急,安心读书。”

建文帝是一朝天子,是万民表率,更得孝行为先!她这个儿媳,便该忍气吞声,不能有半分不满……

没等永宁郡主张口,谢云曦又是一声冷笑:“三妹这个时候倒是温顺乖巧。之前在淮南王府,伶牙俐齿,连锦月表姐也受你欺辱。”

天色昏暗,将军府内外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。

谢明曦快步上前,抱过阿萝,解开衣襟。

“皇上对寡嫂,难道毫无敬重怜悯之心?”

盛鸿没有动弹,用热切又期待的目光看着谢明曦。

六公主既有意再比,谢明曦自不会退却。很快,第三局对弈开始。

盛鸿理所当然地应道:“阿萝承袭了我的血脉,就是我的子嗣。”

很显然,顾山长已生出收徒的心思了。只是要再暗中考察一段时日再做决定。

不愧是纵横宫中数十载屹立不倒的俞太后!必要的时候,这份忍功着实了得!演技也出神入化。

方若梦遥遥地和谢明曦对视,微微一笑。

考试牌上的名字和试卷上的名字分明相差一个字。巡考夫子却视若未见。不紧不慢地往后踱步,走到谢明曦身边。

淮南王焉有不怒之理!

盛鸿回宫后,几个内侍一并留在了身边,魏公公顺理成章地成了贴身内侍。

还是那么令人讨厌!

一直未曾出声的萧语晗,不无同情地看了被气得气短胸闷的李湘如一眼。

可在谢云曦心里,这口满含着怨怼不甘的闷气从未消退过。

为了顺利登基,三皇子也只得如此了。

宫宴上,俞太后坐在上首,萧皇后则坐于左侧,鲁王妃宁王妃等人依次入席。

眼看着蜀王蜀王妃大张旗鼓地准备离京,其余几个藩王的心思也跟着浮动起来。藩王妃们更是焦躁难安。

鲁王身为长兄,责无旁贷地提出忠告:“不、能打脸!”

盛鸿一想也对,立刻将这点小小失落抛诸脑后,低声笑道:“明曦,不瞒你说。昨晚阿萝出生啼哭的那一刻,我不争气的偷偷掉了两滴眼泪。”

盛鸿不无自得地笑了起来,顺便将女儿炫耀了一番:“阿萝生得漂亮又可爱,一出生就会睁眼,还会吮拳头,一看便聪明得很。”

俞太后勉强走了一圈,额上冒了虚汗。坐回床榻边,命人宣召赵院使前来,厉声诘问:“赵院使,哀家的药方已经换了两遭,为何还不见好转?”

平日不声不响的秦思荨此次竟考了第二名,颇有些出人意料。

李夫人恼怒不快的脸孔在眼前晃动,周围的同窗也一定在心里暗暗嘲笑她……

建文帝看信,众官员不敢吭声,便暗中打量四皇子。

“你若走了,不知芙姐儿日后会是何等命运。”

当晚,四皇子歇在了谢云曦的院子里。

徐氏脸皮也算老辣,低声笑道:“这里没外人,娘娘就别臊我了。我委实是被吓得不敢进宫了,唯恐给娘娘惹乱子。今日也是阿钧让我来的。”

这一刻,谢明曦熟悉亲切的面容,忽然变得遥远陌生。

俞太后心中轻哼一声,转而问道:“四叔近来可还安分?”

俞太后口中的四叔叫俞光正,是俞大人的同族堂弟,也是死去俞淑妃的亲爹。俞淑妃之死,在俞家也掀起了一阵风浪。好在被及时地压了下去。

两个丫鬟立刻快步追了上去。

谢钧俊脸陡然阴沉。

谢明曦看向徐氏:“此时绝不宜声张,还请祖母管束下人,不得乱嚼舌头。”

盛鸿深深看了尹大将军一眼,若有所指地说道:“尹大将军对大齐忠心耿耿,如今因伤在身,不得不暂退养病。朕不会亏待了忠心之臣,尹大将军只管安心养病。”

“逆贼”们皆悍不畏死,还剩一口气的,也在拼力厮杀。朝廷的精兵们也厮杀红了眼,围了皇陵一个月一直不得枉动的憋闷,在军鼓的催动下化为热血骁勇。

……

“夫妻一体,要承担,也该是我们两人一起承担才是。”许久之后,谢明曦再次张口,声音略有些低沉:“我们一起耐着性子等下去。”

“都是臣妾的错。”萧语晗低下头认错:“臣妾本该和皇上商议,听取皇上的意见。不该擅自为梅太妃说情。”

“奴婢不能出院子半步,打听不到府里动静。”文绮压低声音禀报:“今日我用银子买通了在门外洒扫的粗使丫鬟,总算得了些消息……”

心中暗暗恼恨不已。

六公主低身下气地解释:“你也看到了。四皇兄射出最后一箭,摆明了是在向我示威。我岂能输给他?”

只剩明日的御马比试了。

六公主竟想压过四皇子?

“殿下问我是谁?”谢明曦嘴角浮起一丝讥讽:“我倒想问问,殿下又是谁?”

又过许久,六公主终于率先张口,打破令人窒息的沉默:“谢明曦,你可知道,前世的我是因何而死?”

她对他,或许还未至倾心相恋矢志不渝的深情,时时思念总是有的。于淡薄冷漠自私无情的她而言,这样惦记一个人,也是生平前所未有了。

可惜,没一个肯听他的,不约而同地喊道:“你给我站一旁去!”

明为关切,实则是往胸口插刀来了。

李湘如:“……”

“谢侍郎身为蜀王殿下的岳父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这等时候,可不能坐视不理啊!”

这炮竹,要一直放到长长的迎亲队伍全部进了王府,少说也得放上小半个时辰。

过往这么多年,她和亲娘被欺压得喘不过气来。不知幻想过多少回嫡母低头忍让的情景。没想到,这一幕竟真得变成了现实。

然后,又看向五皇子和盛鸿:“你们两个也别心急。待三皇子四皇子大婚后,再操办你们两个的喜事。”

为人奴婢,就是这般无奈。只要主子不高兴,就是奴婢的错。被迁怒挨罚也是常事。

移清殿。

谢钧忙收敛心神,和其余众臣一起拱手行礼:“微臣见过蜀王殿下!”

夫妻几载,朝夕相伴,对彼此的身体已颇为熟悉。少了些激越,多了水溶交融般的亲昵肆意。

淮南王世子一惊,脱口而出道:“父王何等身份,如何能亲去谢家!”

淮南王看到谢钧此时的惨状,难得良心发现一回,皱眉道:“永宁下手也太重了!”

谢明曦目光微冷,扫了从玉扶玉一眼。

“天色已晚,明娘先回春锦阁歇下吧!”谢钧不想正面恼了永宁郡主,又出言安抚:“也请郡主息怒。或许明娘是心中存了误会,待我日后慢慢开解。她定会想通,到时候再去淮南王府也不迟。”

一直站在永宁郡主身侧的谢元亭,用阴鸷的目光盯了谢明曦一眼,满心的嫉恨几乎要化为实质。

盛鸿正浮想联翩心荡神驰之际,颜蓁蓁站了起来,冲他笑嘻嘻地举杯:“今晚得见‘六公主’,我心中实在欢喜。只怕,这也是最后一回了。我敬你三杯!”

众少女被逗得轰然而笑。

紧接着,又送杨夫子季夫子等人下楼。

散朝时,三皇子叫住了盛鸿:“七皇弟,你稍候片刻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

六公主心中一暖,没有拒绝,伸出右手。

盛鸿心尖似被拧了一下,又酸又涩,用力将谢明曦搂进怀中:“明曦,我也想女儿。”

俞皇后口中的长卿,正是二皇子妃赵长卿。

赵长卿是赵祭酒的掌上明珠,更是俞皇后的得意弟子。嫁给二皇子为妃后,时常进椒房殿请安。对俞皇后比对贤妃要亲近得多。

俞太后等了片刻,不见玉乔来伺候,颇为恼怒:“玉乔!”

谢明曦抿唇一笑:“你在做月子,当然不能下榻。这哪里算得上失礼。”

谢明曦自不会将这等隐秘私事说出口,抿唇一笑:“承蒙二皇嫂吉言。”

“谢明曦及笄当日,穆方在宴席上出言刁难谢钧。结果刁难不成,反被七皇子无情嘲讽,丢人现眼!”

褐色的茶水溅落,衣袍顿时湿了一片。

她也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。

尹潇潇所有的羞窘,瞬间化作汹汹怒火。

松竹书院的学生们一起高声呼喊,为四皇子助威。

当日,两人毅然喝下毒酒,然后在剧痛中闭上眼,以为就此奔赴黄泉。

一想到自己的妻子,心中便泛起强烈的酸楚。

可现在,便连谢老太爷眼中也没他这个长孙。整日明娘长明娘短,仿佛谢家只剩谢明曦一个孙女……

谢钧谢元亭俱在前方,压根不知怎么回事,忽然便听到身后骏马一声长嘶,然后便是丁二惊恐的呼喊声。

只是,她再不情愿,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拖延。

“赵太医所言也有道理。”过了片刻,便有太医出言附和。

俞皇后意味深长地看了赵太医一眼:“用猛药,见效自会快些。只是,也不能一味用猛药,伤及根本,损及寿元。皇上最是孝顺,若母后有半分不妥之处,皇上定会十分伤心。”

赵太医心领神会,张口应下,然后告退。

建文帝暗中服药之事,一直十分隐秘,知晓之人寥寥无几。除了卢公公和赵太医之外,知情的唯有莲香。李太后俞皇后都不知情……

俞皇后弯起嘴角,目中露出柔情:“皇上的话,臣妾都记下了。”

夫妻之情,日渐稀薄。要细心维护建文帝对她的感情,要巩固自己的皇后之位,这其中所消耗的心力之多,无法用言语细述。

一炷香后,谢皇后迈步进了椒房殿。

“我什么都不用做,也不必多说什么。只要我表露出善意,只要我待她亲近,她便会动摇。”

谢明曦双腿一软,向后摔倒。

六公主闷哼一声,脸上闪过痛苦之色。

俏丽的脸孔,散发着令人屏息的明媚美丽。

赵院使诊脉后,心里暗暗松口气。

……

“我得了空闲就来看看你。”芷兰柔声说道:“我要当差,也不能整日陪着你伺候你。你心中别不高兴才是。”

卢公公心中有数,却不说破,顺着芷兰的话说道:“太后娘娘仁慈。”

新帝登基后,谢明曦便随盛鸿回了七皇子府……现在已经改做蜀王府了。连匾额也换了一回。

……

四皇子迈着轻快的步伐去了书房。

陆迟嗯了一声,将孩子给了奶娘,俯身低头,在林微微的脸颊上轻轻一吻。然后才起身走了出去。

谢明曦微笑着继续捅刀子:“我们妯娌,亲如姐妹一般,关心也是应该的。四皇嫂可得好生保重身体才是。”

呸!活该你被封为宁王!

谢明曦沉默了片刻。

顾山长面色微微泛白,目中露出无尽的痛苦。

自从四皇子被封了什么宁王之后,在朝中声势一落千丈。不知多少人在看四皇子的笑话。便是李阁老,提起孙女婿也少了以前的亲热。

永宁郡主动也没动。

阙氏不敢缩手,可怜巴巴地继续站着。

春桃秋菊瑟缩着跪在地上。

自己既已应下,便要信守承诺,绝不能伤害谢明曦半分。

原本谢明曦待自己百般谦让,全是看在前世好友的颜面上。以后,肯定是没这等优待了……

谁能想到,这世上除了穿越而来的自己之外,竟还有一个重生而回的谢明曦?自己便是伪装得再好,也架不住谢明曦知晓前世今生啊!

门外站着的,是蹙着眉头的林微微。

六公主竟也同时道:“不妥!”

林微微也怀疑自己刚才是看错了,眨眨眼,定定神笑道:“我刚才定是恍神看错了。几乎以为你想起了仇敌,所以面色有些阴沉。”

顿了顿,又轻声道:“奴婢也盼着小姐有弟子在身侧,能稍解寂寞。”

然后,谢明曦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,又奉上一盏清茶。

今日来参加文会的,个个出身名门,俱是大齐最顶尖的贵女。自幼被家中精心教养,才学见识都远胜普通闺秀,今年俱都考中莲池书院,也是顺理成章之事。

谢明曦倒是半分不急,悠然笑道:“既是母后喜欢,由着母后便是。”

萧语晗一时摸不清谢明曦在想什么。不过,谢明曦既然胸有成竹,想来已有对策。她也不必跟着着急上火了。

芷兰和玉乔对视一眼。玉乔小心翼翼地答道:“萧皇后娘娘去了一趟福临宫,听闻梅太妃也去了一回。听闻太皇太后娘娘也打发身边人去了一趟福临宫。”

谢明曦心里一个咯噔,故意轻飘飘地瞥了盛鸿一眼:“你以为我瞒了你什么?”

在众人的翘首期盼中,俞太后的生辰终于来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