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7章:坐立不安

第7章:坐立不安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沉默。

方继藩斩钉截铁:“能!”

这也算是变相的,给予赏赐吧。

自己一旦落入了这些恶徒手里,又会遭遇什么样的后果。

方继藩鄙夷的看着天坛下的众禁卫,瞧瞧这些人激动的,就这样还想立功,真是吃x没赶上热乎的啊。

我是谁,这是在哪里?我在干什么?

弘治皇帝依旧还躺在榻上,眼睛从迷茫,接着,已是勃然大怒。

王守仁上去,与首领们会盟。

王守仁想说什么,他戴着墨镜,墨镜之后的眼睛,方继藩看不见,可随后,他晒然,将这要脱口而出的话,吞咽进了肚子里。

‘皇帝’道:“祭天吧。”

萧敬身子又晃了晃,显然有些撑不住了:“我萧敬,活了大半辈子,会上你方继藩的当?给你方继藩背黑锅?若上你的当,那么……咱早就在宫里,被人玩死了。可惜啊可惜,咱这就要晕过去了,所以……从现在起,你们做了啥,都和咱没关。”

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皇帝必须出关,去见诸部首领,否则,必定大同内外,议论纷纷。陛下心心念念的宏图大计,可就彻底的完了。

方继藩道:“你以为我方继藩不知?我也是被害者,到了这一步,大家要死,就一起死,我死了,你萧敬也别想活。”

朱厚照便独坐在沙发上,歪着头,开始发呆。

好不容易忙里偷闲,回到了自己在大同的住处,便看到王守仁拼命的啃着鸡腿。

弘治皇帝起了个大早。

当然,方继藩对弘治皇帝,是可以理解的。

方继藩低着头,他现在后悔了,这么个玩法,太黑心了。

王不仕戴着墨镜,起身离开。

“三千万两银子,我给你筹来了,其中我们方家,也有五百万两,陛下那里的股份,自不必说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,这四洋商行,乃是战略保障局的皮,对外,你们是做海贸,内里,却是为我大明广布耳目,银子要挣,消息也要打探,做的好,将来你的前途,自是不可限量,可若是做的不好,还给我折了本,你也别让见我了,太子那里,想来你也没办法交代,死在外头吧。”

他看了刘瑾一眼:“待会儿,我要请客,你去将太子殿下请来。”

正因为这样的心理,所以他们见到王不仕这样的气派,心里,竟隐隐有了几分渴望。

似乎王不仕最大的承受限度,也只有敲锣。

这话……听着很悦耳。

弘治皇帝晃着脑袋,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也不知自己的形象,口里却道:“真是什么?像瞎子。”

西山书院,总能给自己带来新的东西,而这些令人耳目一新的东西,对于弘治皇帝而言,实在太重要了。

一见到王不仕出来,众人齐声道:“老爷。”

这些商贾若是学了士绅,不去扩大生产,不将银子拿出来消费,最后,他们只会变成另一群的士绅,银子是需要流动的,不流动,无数人就没有了生计,朝廷的新政,也就收不到足够的税赋。

方继藩道:“那么儿臣告辞了。对了,陛下,儿臣……这事,还需太子殿下一道帮衬,能否容请太子殿下随儿臣一道告辞。”

弘治皇帝无奈,却只好点头。

萧敬颔首:“遵旨。”

弘治皇帝心里瞬间舒服了些,可面上依旧是一副肃然,从嘴角里冷哼出声:“那么,若是太子大不敬呢。”

方继藩道:“你对他们怎么看?”

不只如此,在朱厚照上奏的奏疏里,竟还请求自己,内帑拨一笔银子,作为商行的启动资金。

朱厚照便连忙抽出了袖里的一本章程,呈到弘治皇帝面前:“父皇看了便知。”

海外的事,弘治皇帝不懂。

马在这个大陆上,乃是最犀利的武器。

老李明白了:“祥瑞?”

这……无疑是一条大动脉啊。

天气有些寒。

“不同,不同在何处?”方继藩审视着王不仕,目光透着几分困惑。

王不仕一愣,一脸的茫然不解。

可问题就在于此。

他急速上车,紧接着,那马车快马加鞭,将无数妇孺,抛在了自己的身后。留下了无数妇孺的哭啼。

王文玉激动的颤抖。

那提着火铳前去打猎的老李,匆匆回来:“快看,快看那里。”王不仕轻描淡写的说出三百万两银子。

这个时候,方继藩提出建立西厂。

可毕竟是需要出真金白银的,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。

战战兢兢的,跟着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到了西山飞球营。

飞球已经几经改进,而在杨彪的手底下,一批又一批优秀的飞行员慢慢的成长起来。

沈傲忙是取了一个大包袱,而后给刘瑾开始系上。

朱厚照忙道:“快,快坠落,本宫寻寻他去哪儿了。”

似乎……也只有刘瑾,既可让他跳,他的身材,又极合适。

却迎来了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。

那种微熏的感觉,眼前开始出现些许的幻觉,他似乎看到,天上似有圣光,许多天使在唱着赞美诗。

理发师一脸惋惜,这已经是今年第九个蒙天主召唤的人了,可是……这有什么办法呢,这都是天主的安排。

刘家也没办法啊。

只是,这些女医,对于这浩大的大明宫而言,不过是一粒小石子投入了汪洋大海,自是掀不起丝毫的涟漪。

这个王文玉,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。

弘治皇帝不禁叹了口气,竟是无言,良久:“传继藩来吧。”

至少,不该是陛下在廷议之中说出口。

何况……这女医,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。

方继藩笑嘻嘻的看着自己,继续道:“你们是什么东西,也高攀的上我这徒孙?”

姓方的这狗东西,虽然坑人,可至少……本事还是有的。

可这是方继藩……居然觉得没有违和感,方继藩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嘛,不这样的话,反而说明他……变了……

原来……昨夜太皇太后生命垂危。

更没有想到,原来竟被一个叫梁如莹的女医所救。

刘文华红着眼睛:“就是前几日……她在宫中,只怕……还不知情。”

....

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,在这个时代,是极恶毒的。

若是遇到了贞烈一些的女子,听了去,非要悬梁上吊不可。

可偏偏这样的流言蜚语,不会让人们认为,这逞口舌之快的好事之徒有多么的恶毒,反而是被人羞辱的人家,不但觉得无法做人,还得乖乖反躬自省。

甚至,对照着医书,寻出死亡的病因。

方继藩倒也识趣,她来求教,往往都会让第三人在场,虽然这个时代,避嫌的用处不大,可至少,这样会让自己良心好受一些。

朱厚照咕哝,敢情自己白安慰了方继藩老半天哪,这样一想,便觉得好似吃了大亏似得。

弘治皇帝面红耳赤,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,而是觉得,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。

方继藩关爱的看着朱厚照,尼玛,这情商的也太低了吧。

狠狠的吸气……

梁储等人,见了方继藩,这梁储没有上前打招呼。

陛下突然召见自己的侄儿,又在这廷议之中,当先提及刘文华。

这御医院和女医院,为了应对紧急的情况,可是一直准备着车马的,虽然平时不得在宫中动用车马,可到了紧急情况,大夫们便立即坐着车马飞驰而来。

这御医里进行诊断,竟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等弘治皇帝一到,弘治皇帝只抿着唇看着,没有吭声,他显然是希望不打扰御医的救治。

这脉搏,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。

可是……

所有人都痴了,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,此时的梁如莹无视所有人的目光,先上前,接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太皇太后的心口。

击鼓骂曹……

“找了。”萧敬道:“奴婢悄悄让人将那些纸屑给寻了来,只是可惜……太碎了。”

方继藩也没理会,匆匆而去。

宫里本有一个蚕室,不过过于简陋,现在的医疗已有所发展,因而,还需让人入宫,重新修葺蚕室。

乌压压的,有数百之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