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65章:九天九地

第65章:九天九地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“傻丫头,皇爷爷没事。”太上皇看到她一脸的担心,微微的轻笑,一只手,轻轻的拂上她的头,“爷爷不会让你受到半点的委屈的……”

夜无痕却是暗暗惊滞,虽然上次,他被她骗过了一次,但是却也没有想到,她竟然会这般的厉害,这般的深谋远虑,竟然在没有任何的证据的情况下就敢状告李玉,而且竟然步步为营的逼着李玉认了罪,这般的睿智,就算那些高官都远远不及呀。

“恩。”凤阑绝微微点头应着,眸子中却多了几分沉思,他要如何在这样的情况下选她呢?

“我没有诬蔑她,这件事,是千真万确的,她晚上与别的男人在房间里私会,被我抓了个正着,当时,我带人闯进去的时候,那个男人还在她的床上,这还有假吗?当时在场的可不止我一个,还有二夫人,还有几个下人,当时都看到了那不堪的一幕,不信你可以问他们?”老夫人越说心中越气,脸上也更多了几分不耻的怒火,显然不像是在说谎。

“还不快去?”上官云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,冰冷的声音中更是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。

“你。”凤阑绝惊住,一双眸子中,隐过太多的感动,特别是在听到她说到,冒这么大的险,是为了自己时,心中,更是漫过太多复杂的情绪。

身边的侍卫,听到他的命令,怎么敢有半点的耽搁,连连想要去准备马车,毕竟这路途太远,做马车会舒服一些。

此刻,凤阑绝说谢谢,便是相信了上官云端怀孕的事情,相信,而且深知孩子不是自己的,他竟然还能说出一声谢谢?

“岚姐姐,你来了,岚姐姐是什么时候来的?刚刚到吗?”只是,与上官云端站在一边的凤忆希看到她时,却是一脸欣喜的喊道,亲切的称呼,亲密的态度,可见她们之间的熟悉。

也有很多人,高呼着爱护百姓的口号,但是真正做起来,却不是那么回事的,就像刚刚那个公主,虽然捐了一百万两,高呼着为桐城的百姓,但是,当百姓上来时,她却是快速的躲开,那样的人,能有几分真心?

“你们也去帮忙吧。”没有办法,上官云端只能让侍卫也去帮忙。

“是呀,你到底想要比什么?你倒是说清楚呀,别在这儿卖关子了。”皇上的脸色也微微的一沉,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是多了几分不满。

一时间,整个大殿完全的静了一下,有些人望向那漏刻,也有个望向蓝岚,但是最多的人却是望向上官云端的。

“我愿睹就服输,按照刚刚说定的,我自罚三杯。”蓝岚快速的拿起桌上的酒杯,连续喊下了三杯。

当然,她知道,这一切都归功于她给她服下的那颗‘毒药’,其实那只不过是一颗养颜的补品,根本没毒,她只是吓唬南宫雪的,说起来倒算是便宜她了。

果然,没过了多久,便看到丞相夫人又略带慌张的转了回来,走到府门外时,有些担心的四下张望了一下,没有发现其它的人,才快速的走进了府中。

蓝岚暗暗的呼了一口气,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,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,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,“怎么?王妃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本公主吗?”

“哼,用自己最擅长的来跟别人比,这算什么?”凤忆希听到她们的话,忍不住怒声说道,话语微微一顿,双眸快速的转向那几个女子,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,“照你们自己说的,你们自己都甘拜下风,自己认输了,还有什么资格取笑别人?”

想到此处,蓝岚心中的怒火才散去了些许。

当然,他不知道的是,上官云端还有更简单的方法,因为在这个朝代根本没有什么平方之类的说法,所以上官云端只能告诉他那种最麻烦的算法,而且她还把1删去了。

“好呀,还是皇嫂最好。”凤忆希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,而一张小脸上更是毫不掩饰的欣喜,一个很单纯的丫头,喜怒全写在脸上。

“恭喜绝王。”夜无痕直接的走到了凤阑绝的面前,沉声说道,一句恭喜,便也完全的表明了他的态度。

他比夜无痕更危险,更狡猾。

跟在后面的凤阑绝也不由愣住,万万没有想到,跟着她竟然跟到了南宫世家?

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骂过他,这个傻女人,胆子也太大了吧,哼,敢骂他,可是要负出代价的,就算她是个傻子。

柳如絮一二再的害她,而且还害的她可能这一辈子都当了母亲,她不可能放过柳如絮,她虽然不是那般狠心的人,但是对待伤害她的人,却不会心软。

“它连死人都能医活,那点小病就不在话下了。而且它还能够让人青春不老呢。”叶寒的脸上也是满满的欣喜,只是却有着太多的疑惑,再次追问道,“你是从哪儿得来的这宝贝呀?”

“是丞相的传害之宝。”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,低声说道,没有想到,最后竟然是丞相的药医好了她的病。

可见,他对她,仍就不能忘情。

“谁?谁要走了?”上官云端听的一头雾水,一脸迷惑地说道,只是,突然想到了什么,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,微微挑眉道,“你是说秦思柔?”

蓝岚惊愕中突然明白了一件事,原来,在皇兄的心中,是喜欢着凤忆希的。

特别是李贵妃,毕竟那毒是她亲自下的,那个傻子此刻当众喝下这么多的茶,肯定会中毒吧?

皇上的身子微微的僵滞,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的了几分怒火,刚要开口……

皇上的眉头再次的皱起,显然也觉的夜无志说的话有道理。

如今皇上都已经亲眼见到她与王爷之间的事情,所以,她也不害怕皇后再跟皇上说什么了,而且她相信这个时候,皇后也不敢多说什么了。

“你?”皇后气到抓狂,但是此刻却又无话辩解,只能愤愤的吼道,“你分明是诬陷本宫。”

正在她暗暗思索间,便听着众人离开的脚步声,她有些无力的叹了一口气,她在下面,李妈她们就在上面,一个柜子之隔,她们却救不了她。

刚刚所有的人都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,而绝王刚刚还抱了她,都没有发现什么,可见她的伪装十分的成功。

秦思柔愣住,他终于想通了,只是,他就算想通了,也不用这般的张狂吧,怎么着,也应该掩饰一下,这叶寒可是绝王的朋友呢,要是去通风报信,只怕他根本就没有机会靠近上官云端了。

只是,双眸微闪,突然想起了什么,微微惊呼道,“咦,刚刚他说去抢亲,不会是去抢绝王的亲吧?”

“要我说,最好是弄他个鸡犬不宁,哈哈。”叶寒再次大笑出声,那笑才叫一个邪恶,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。

二皇子的心愈加的一沉,明白了此刻事情的严重。

“如今这些人都已经被抓,是不是被人指使的,一问便知。”丞相大人的脸色微沉,再次说道。

皇上推脱不得,只能硬着头皮接下,然后望向那几个黑衣人,冷声问道,“说,你们为何要进宫盗国库?是不是受人指使?”

要说是因为善良的她,那她是不是有些善良过头了,而且在他看来,那样的善良简直就是愚蠢了。

“夜无痕,不要以为所有接近你的人,都是有目的,都是恶意,这样的你,注定交不到朋友,而也注定会错失。”凤忆希再次沉声说道,只是说到此处时,话语是却是微微的顿住,突然想起了夜无痕与上官云端的事情,她这样的话,只怕会直击到夜无痕的痛处。

凤阑锐微愣了一下,双眸微沉,然后再次的坐回了那个轮椅上。

“你好大的胆子,竟然连皇上都敢拦?”凤阑锐身边的侍卫,狠狠的瞪了那个侍卫一眼,怒声斥道。

而凤阑锐的性格便愈加的孤僻。当年,凤阑锐已经有十五岁了,所以,太上皇便给了他一个王府,让他搬出了皇宫。

她一直都感觉看不透夜无痕,猜不出他下一步的动作,但是那人却能够将夜无痕的心思算的这般的准确,而且能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,便安排好了一切,果真了得。

上官云端刚想还说些什么,只是,房门突然被推开,在两人还没有回过神时,一道人影快速的闪了过来,将上官云端从他的怀中抱了过去,一只手,将紧紧的扣在了她的腰上。

他早就应该想到,这个女人,不可能会跟他说刚刚那样的话的,不过,他却不后悔说出了一切,因为,他感觉,说出了一切,突然变的轻松了。

“娱乐?算了?”凤阑绝的眉角微挑,眸子中的冰冷亮不掩饰的射出,虽然他并没有望向皇后,只是仍就望着皇上,但是却仍就让皇后的身子忍不住微微轻颤了一下。

死,谁不怕?这个时候,谁也不愿意向前送死,那些护卫不仅没有人敢再向前,还纷纷的害怕的后退。

张大旺瞬间石灰成雕塑,腿一弯,便直直的跪在了地上。一张嘴大大的张着,竟然连痛呼都忘记了。

“本公子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不认识,一个都不认识。”李玉听到上官云端的逼问,脸上也多了几分怒意,对着她怒声吼道。

一时间,上官云端也看不出什么异样。

若是再这样下去,云儿身体怎么承受的了呀。

“王爷,这,这要怎么办呢?”苏月情此刻也是完全的吓住,没有了主意,当然,在这个时候,也不可能由她拿主意。

如今,皇上只怕会顺着丞相的话真的处置爹爹,她不可能让爹爹为她去受苦。

所以南宫雪这张脸与她倒是有着几分相似,特别是那双眼睛更是相似,这也正是,她进南宫雪的房间的最重要原因之一。想来个以假乱真。

“还愣着干嘛,还不快上茶。”二夫人轻蔑的扫了上官云端,理直气壮的下着命令,完全把上官云端当成了任人揉捏的软柿子。

而上官云端的唇角却是慢慢的扯出几分略带嘲讽的冷笑,可悲的女人呀!

虽然她的容貌或者是略略差了些,脸上有着太多的雀斑,但是,此刻这些百姓的心中,却没有一个人觉的,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