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三生三世菩提渡 > 第96章:富国强民

第96章:富国强民

三生三世菩提渡 | 作者:苏憧笙| 更新时间:2019-09-02

这宦官打了个冷战,忙道:“奴婢遵旨。”

这些人,大多都是大漠之中的亡命之徒,只要年轻,能骑马,即可。

乃人台眼睛放光,取了墙壁上的一柄弓箭来:“自是用骑射,只要有足够精良的弓箭,保管让那罗斯人,落荒而逃。”

正因为这些东西,他们能感受到别人当面,对他们所流露出来的敬意和羡慕,他们开始慢慢享受这种体面人的感觉。

弘治皇帝道:“此事,从长计议吧。当然,继藩之言,也是老成谋国嘛,嗯……朕有些乏了,诸卿,且下去休息。”

只有自己的亲女婿,才真正肯为了自己的安危,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

首领们,或是面带喜色,或是忧心忡忡,却又不敢轻易上前,突兀距离大明皇帝,实在太近了,近到他们清楚,若是突兀发难起来,这大明皇帝,便要死无葬身之地。

轰隆……

萧敬道:“咱有一件事,忘了做。”

方继藩怒吼:“太子殿下,你不要开玩笑啊,卧槽,我rn大爷的,你昏了,我怎么办呀,我上老下有小,不知道的人,还以为都是我的布置和安排,我担当的起吗?”

几日之后,銮驾至大同。

方继藩道:“依循乃是唐朝时的旧礼,于关外设了高坛,各部首领,总计七十四人,早已候命,礼部选定的良辰吉日乃是三日之后,到时臣和太子,带禁卫出城,各部首领统统已解下了刀剑,其扈从,只各自挑选十二人观礼。”

方继藩看着朱厚照,心里说,你们父子,不是一个德行吗?

方继藩道:“最重要的不是兵刃,而是如何狸猫换太子,啊,不,伯安换天子。”

弘治皇帝对此,显得极兴奋。

朱厚照道:“父皇,自打父皇上一次教诲了儿臣之后,儿臣一开始,很不服气,可事后细细思量,方才知道,这都是父皇的一片良苦用心,儿臣想到父皇总是操心着儿臣,儿臣心里便难受的不得了,儿臣历来不晓得规矩,率性而为,而今,已打算重新做人,再不敢让父皇为之忧心如焚了。”

朱厚照看到方继藩的蛤蟆镜,激动的不得了,在方继藩面前晃晃手:“呀,本宫也要一个。”

方继藩道:“我家里,有个家奴,他倒是极聪明,不如就让他来吧,他懂四五种语言呢。”

一会儿工夫,便有人来报:“少爷,王不仕来求见,说是有事……”

朱厚照自然又叽里呱啦一阵。

“好……好……”萧敬哑口了很久,才发出无奈的声音:“太好看啦。”

他们没有良好的出身,没有受过顶尖的教育,他们运气好,挣来了一笔银子,对于突如其来的横财,他们既是激动,又显得无措。

似乎王不仕最大的承受限度,也只有敲锣。

可是……虽然镜面是黑的,眼前的事物,大抵竟也能看个清晰。

…………

“此人叫金三言,这个名字,要记住了。”弘治皇帝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。

“奴婢遵旨。”

王不仕感觉脸额有点僵,颤抖着道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朱厚照道:“那我去照照镜子。”

这么大的事,你方继藩,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,来办事?

方继藩一脚将他踹开:“狗东西,再哭就阉了你。”

方继藩哪里敢说什么,便朝弘治皇帝乖乖道:“陛下请放心,这工程,由儿臣的门生以及儿臣的徒孙,也就是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主持,有他们在,想来,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。”

可在通州和保定府,人口和产业的不断衍生,对于一个地方官吏而言,他们所面对的情况,却越来越复杂了,这个时候,已经不是依靠几个小吏,询问一下,就能笼统的明白事情的原委,而这时候,专职的统计,就有了作用,每日,都会有不同的数据,直观的出现在官吏们的面前,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,统计的本质,就在于知己,把情况通过罗列的数目,看清楚了,才可以准确的做出判断。

方继藩在旁附和道:“陛下,聪明的头脑,总是不谋而合。”

自这高塔上,林中的情况,一览无余。

一下子,这两块石头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他脑子里,千头万绪,竟是有些乱了。

匠人都是现成的,除了抽调一批骨干,还需再招募一批。

这比之南方,可就好了许多,南方到处都是水网,是湖泊,还有山岭,当下,根本没有建设铁路桥的技术。

五辆马车,稳稳的停在方宅的门口。

方继藩面带微笑,看着王不仕。

王不仕:“……”

土地……

他们实在无法承受,这寒风凛冽的煎熬,最重要的是,在那冰原上,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,比之寒冷,更加可怕。

他又像是喊起了‘茄子’,笑的很纯粹。

这是自己的孙子,当然不能让他吃亏。

朱厚照眼睛一亮,他觉得自己有事做了:“那就设在镇国府之下吧,叫做……叫做……外行厂?”

这家伙,也是大功一件。

弘治皇帝道:“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?”

血液,还是自他的手腕处,涓涓而出。

接着,王细作自他的衣服里,取出了一份羊皮舆图,他取出,打开。

这一次,口子极大,以至皮肉直接外翻,那本是渐渐凝结了血液的旧伤口,一下子,又如河水泛滥一般,新鲜的血液,翻腾而出。

好像……自己成为了私人顾问之后的一刻钟,又失业了。

不修也不成,商贾们呼声很高。

本来以为,太子殿下会越来越疏远他,这样自己就成了殿下身边的放心人。

梁储压了压手,擦了擦眼睛,或许是这些日子,哭的多了,眼睛总是模糊不清,他道:“由着他们去吧,断了也好,也好。为父,已经没有兴致,去管顾着什么刘家了。为父现在担心的,是你们的妹子,她这一辈子,长着呢,被姓方的狗东西,弄去搞什么什么医,哎……她这后半生,可怎么办啊。”

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,则立即命人,送入宫中。

陈列颤声道:“陛下,臣非是贪生怕死……”

方继藩道:“今日面圣,陛下对母后,可能有所怨言,说什么妇道人家,懂个什么,能有什么出息,不碍事就好了。又说,女人是办不成事的,不聪明,相夫教子,都已是了不起了……”碎尸万段四字出来,实是令人倒吸一口凉气。

刘焱突觉得眼前一黑,如遭雷击。

自己……被罢黜了。

梁储有一种窒息的感觉。

方继藩继续道:“小梁啊,论起来,我们也是一家人,谢就不必了,我方继藩,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。”

他没吭声。

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……

一般情况,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,不是致仕的高官,要嘛,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,最次,最次,也是名气极大,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。

“陛……陛下……草民,草民……”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,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,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?

“何时退的婚,为何梁女医不知?”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,眉头轻轻扬了起来,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。

天哪,造孽啊。

他捶胸跌足,想到,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,心便凉透了。

譬如肝部病变,胆囊肿大,阑尾溃烂,因而,推导出逝者临死前的情况。

不只如此,还有治病。

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,是个举手投足,都谦谦有礼的君子,因而,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。

所以这玩意,谁也说不准呀。

相比于朝中,那些读了一些四书五经,便觉得自己知晓天下事的人而言,这方继藩,才是真正的一身本事,朝中几人可以比得上。

梁如莹听罢,却显得有些不乐。

萧敬会意,便忙是弓着身,上前。

刘文华入宫觐见的事,刘焱是知道的,为了避嫌,双方各走各的,不过刘焱也显得很激动,自己的侄儿居然获此殊荣,这是前所未有的。

那是……梁储。

恩旨……

这御医院和女医院,为了应对紧急的情况,可是一直准备着车马的,虽然平时不得在宫中动用车马,可到了紧急情况,大夫们便立即坐着车马飞驰而来。

御医急得要跳脚。

虽然这些征辟来的名医,大多数医术都还算高明。自然也难免会有自视甚高的毛病,怎么会将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?

她蹙眉,便立即将手放开了。

说实话,这真和这老御医没有丝毫的关系。

一群女医们,顿时噤若寒蝉。

弘治皇帝上前,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。

他忙看向弘治皇帝,弘治皇帝身躯一震。

方继藩便笑道:“好了,你也不必放在心上,我只是随口胡言,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,这些胡话,不要相信,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,这宫中的事,少牵扯进去才是。”

弘治皇帝脸刷的绿了,这个可不是宫中收藏的珍品,是自己私访时,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,他一眼就觉得这仕女图价值不凡,店家开价是七千两,贵是贵了,可他估量着,未来可能价值不可限量。

弘治皇帝已是懵了:“快,传御医,来人……再去西山……请方继藩,请苏大夫来。”

临行的这一日。

可现在,梁如莹和许多同学一样,竟在此时,都生出了忐忑感。

行至半路,突然……外头传来嘈杂的声音。

可就在这一刻……梁储突然两腿一软,啪嗒一下,跪在了道路中央,跪在了方继藩的马前。

梁储好歹也是吏部左侍郎,为天官副手,未来前途,不可限量,是将来入阁拜相的热门人选,这样的人,位高权重,且有着远大的前途,注定要名垂青史,可现在……哪里有半分大臣的气度,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,显得苍老,无力,什么读书人的斯文,什么高位者的威严,此刻一扫而空。

打又打不过,女儿又回不来,还能怎么样。

“少爷,您有何吩咐?”

方继藩脸色缓和,背着手,心里舒服了许多。

原因……倒是很简单。

可谁晓得………前日的预赛,保育院队,居然输给了新城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。

女婿来了,弘治皇帝的脸上,红润了不少。

弘治皇帝龙颜大悦,于是下旨,到了正午,在无数心知肚明,却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或是不明就里之人的关注之下,钦使至西山。

弘治皇帝便微笑:“是是是,卿家说的,也不是没有道理,当然,你也不必来谢恩,要谢,就谢列祖列宗吧,敕封你的父亲为郡王,这是列祖列宗的意思,非朕本意。”

不得不说,方继藩这狗东西虽然不怎么样,可是他爹方景隆,却还算是一个忠厚正直的人,不少武勋,怀念起当初的一些时光,也禁不住老泪纵横,不得已,被人搀扶着,蹒跚而行。

朱厚照和自己并肩而行,张口想说点开心的事,却发现……如鲠在喉。

“方才见齐国公恸哭哀嚎,现在细细想来,齐国公丧父之痛,其痛悲绝,这孩子,还是有孝心的。”

谢迁倒还稳重,掖了掖李东阳的大袖,低声道:“刘公悲绝,宾之为百官之首,理当持重。”

却在此时,通政司一封快报传来。